《暴雪將至》The Looming Storm (2017):沒有真相的惆悵,令人永生遺憾

《暴雪將至》The Looming Storm (2017):沒有真相的惆悵,令人永生遺憾

如果說每部電影都有代表色,那麼這一部《暴雪將至》The Looming Storm的顏色應該是灰黑色 ,在上個世紀90年代冶煉廠的巨大沉重身影下、連綿不斷的磅礡大雨裡(片中的大部分場景都是雨天,不然就是雨後地面濕滑的模樣,演員們真的是很辛苦),為即將到來的百年暴雪舖陳出灰黑陰暗的背景。

繼續閱讀

《鳥女》Tori Girl! (2017):向琵琶湖的頂點竹生島前進

《鳥女》Tori Girl! (2017):向琵琶湖的頂點竹生島前進

改編自日本人氣作家中村航的同名小說《トリガール!》鳥女(Tori Girl!),描述大學新鮮人鳥山雪菜意外地加入人力飛行社(Team Birdman Trial(TBT)),並且成為飛行員,駕駛人力飛行器(腳踏車加上有巨大翅膀的滑翔機),挑戰「鳥人大賽」的故事。鳥人大賽(鳥人間コンテスト)每年都會在關西滋賀縣彥根市的琵琶湖邊舉行,橫越琵琶湖已成為各大專院校同場競技、比技術,也拼體力的重要活動,鳥女就是以此為題材展開一段讓人難忘的夏日旅程。

繼續閱讀

《可可夜總會》Coco (2017):請你記得我,還有我對你的滿心思念

《可可夜總會》Coco (2017):請你記得我,還有我對你的滿心思念

家庭的重要性和家人的相互支持是《可可夜總會》Coco所要傳達的最主要訊息,也許風俗民情不同、信仰的神祈各異,但是對於先人的追念,「慎終追遠」的概念卻是一致的,就如同我們的清明節、日本盂蘭盆節和本片中以墨西哥亡靈節為背景所敘述的故事,其表達出對祖先的崇敬和追思都是相同的。

繼續閱讀

《惡女訂製服》The Dressmaker‎ (2015):外表的華麗掩飾不了內心的仇恨

《惡女訂製服》The Dressmaker‎ (2015):外表的華麗掩飾不了內心的仇恨

看完《惡女訂製服》The Dressmaker‎後心中跳出這樣的感受:大伙都說鄉下純樸、小鎮溫馨,但沒想到恨起人來卻是如此地刻骨銘心,大家都說她是回來報仇的(一開始女主角Tilly不是自己也說:「I'm back, you bastards!(我回來了,你們這些混蛋們」),但我更覺得她是為了追求真相而來,只是在未婚夫(男主角Teddy)和母親(鎮民都叫她Mad Molly)相繼過世死亡之後,真相,人們所相信的那個「真相」似乎已經不再那麼重要。

繼續閱讀

《幽靈空間》Spectral (2016):精彩刺激的戰爭動作結合科幻懸疑的幽靈劇情

《幽靈空間》Spectral (2016):精彩刺激的戰爭動作結合科幻懸疑的幽靈劇情

槍林彈雨、戰爭爆破的刺激場面,加上看不見、摸不著,如同幽靈般的懸疑劇情,讓這部《幽靈空間》Spectral聲光娛樂效果十足,故事發生在內戰頻繁的摩爾多瓦共和國(Moldova),派駐在這裡的三角洲部隊(Delta Force)遭受不明敵人的攻擊而死傷慘重,因為看不見、摸不著,所以有人認為他們是內戰中死亡戰士的靈魂、但也有人認為是反抗軍的秘密武器,因此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(DARPA)的高光譜專家Dr. Mark Clyne被派遣至前線,以協助調查事情的真相。

繼續閱讀

《愛有來世》The Discovery (2017):永無止盡、沒有結局的人生

《愛有來世》The Discovery (2017):永無止盡、沒有結局的人生

我們總是被教育要活在當下、要勇於面對難關、要堅強地接受挑戰,更要百折不撓地克服困境到達勝利的彼岸,不論是在課業上、工作中還是生活裡都是如此,但是如果有一天,有更簡單的方式可以重新開始,那還會有什麼理由讓人們能夠繼續辛苦地堅持下去?《愛有來世》The Discovery所探討的正是這個主題,不但發人深省,也讓人再次思考此生的意義。

繼續閱讀

《星際過客》Passengers (2016):在未知的遙遠世界開始新生活

《星際過客》Passengers (2016):在未知的遙遠世界開始新生活

參與這一部電影演出的演員並不多,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男、女主角獨挑大樑,尤其是電影的前半段幾乎都是男主角Jim Presto的戲份,雖然偶爾有人型酒保機器人Arthur的加入,但還是以男主角為主,《星際過客》Passengers講述的是120年的漫長飛行和面對孤獨時人心的掙扎,讓人不禁思考「存在」到底代表的是什麼?是當下的存在、120年後的存在、孤獨的存在還是和心愛的人一起寫下回憶的存在?

繼續閱讀

《關鍵少數》Hidden Figures (2016):三位麻吉感人的奮鬥故事

《關鍵少數》Hidden Figures (2016):三位麻吉感人的奮鬥故事

以弱勢團體為議題的電影總能獲得大伙的關注,更何況它還是弱勢中的少數:女性,所得到的討論和迴響就更加熱烈了,只是傳記式的電影並不好拍,而且也不容易討喜,這得靠編劇說故事的能力和導演的功力,這一部《關鍵少數》Hidden Figures可說是非常成功的案例,獲得觀眾普遍的好評和多項大獎(金球獎和奧斯卡金像獎)提名的肯定。

繼續閱讀

《迷失》Lost 第2季、第23/24集 (48/49) Live Together, Die Alone (2006):首播將近1千8百萬人收看的第二季倒數兩集

《迷失》Lost 第2季、第23/24集 (48/49) Live Together, Die Alone (2006):首播將近1千8百萬人收看的第二季倒數兩集

帆船的駕駛竟然是大伙都認識的Desmond,在茫茫大海航行了3個多星期之後又回到了Lost島,讓人感覺Lost島好像在第三度空間,只要進到了裡頭,除非有異常的電波或磁場,不然是不可能逃出去的,這一集也透露了Desmond的背景經歷,是個受女友(Penny)老爸(Kelvin)阻撓的愛情故事,讓人看來格外心酸不捨,同時也帶到了在洛杉磯體育場裡與Jack的相遇,還有資助他帆船競賽的Elizabeth,但仔細一看竟然是Libby飾演,有種死而復生的感覺。

繼續閱讀

《迷失》Lost 第2季、第22集 (47) Three Minutes (2006):三分鐘如隔世

《迷失》Lost 第2季、第22集 (47) Three Minutes (2006):三分鐘如隔世

這一集的表現方式是忽然前13天(Michael敲昏Locke、離開大伙,獨自尋找兒子Walt的那一天),接著跳到現在,再突然前10天,再回到現在,然後是前3天,跳來跳去的,有種時空混亂的感覺。Michale槍殺Ana的原因終冷揭曉,殺Ana是有意但不得已,因為他和the Others的協議之一是放走被關在軍械室裡的"Henry Gale",所以他是在含著淚、說著「I am sorry!」的情況下扣下板機,但Libby則全然是個意外(他自己後來也向Hurley表示這是個mistake),因為Libby從背後叫他,突如其來的現身舉動嚇到Michael,也因此而命喪黃泉。

繼續閱讀